您的位置:

首页>科学幻想>阿修福雷特家的日常

阿修福雷特家的日常


咕咕、咕咕、咕咕……

  放在床头边的猫头鹰外型闹钟正发出叫声,指针不偏不歪正好指向晚上七点的位置。

  「嗯嗯…好吵……没办法。」刚从美梦里被拉回现实世界,让我有点不高兴,不过这也意味着我可不能继续赖床下去,应未接下来有排山倒海而来的工作等着我去解决。

  我揉了一下朦胧的睡眼,赶走剩余的睡意……奇怪,我的床上怎个多了一个人?

  转头过去看,一个抱着枕头还在梦乡里神游的魅魔流着口水,像只虫般在那里蠕动,嘴里还喃喃细语…….
  
  「姐姐…不要这样啦∼啊啊…贝尔丝小姐…您不要抓我的胸部…..我又不是故意要长这幺大的…..讨厌…..」

  「……..」

  西亚怎幺会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

  我在心中这样吶喊着。

  冷静、要冷静、淡定下来,没想到我的亲生妹妹竟然半夜没有理由偷跑到我床上,这也就算了,还给我一边流口水一边作着我和二小姐的百合梦,男的也就算了,偏偏作些不正常的梦……明明是亲生妹妹,为甚幺思想会差这幺多…..算了,先把她叫醒比较实在。

  「西亚∼西亚∼该起床了∼」我用力摇着还在做美梦的西亚,试图让她脱离梦乡的怀抱,不过……她依然还是在那里睡她的觉。

  不使出绝招是不行的了…虽然一大早没甚幺力气。

  「该、起、床、了、啦!!」我抓住她怀里的枕头,像投个球般,使劲连人带枕往房间的墙上一丢。

  碰磅!!

  还在作梦的西亚活生生撞上墙壁,强大的冲击力总算让她从梦里醒来,不过一倒在地上她的眼睛又开始缓缓闭上。趁着宝贵的时间,我赶紧冲下床拉她的耳朵,不知道为甚幺这招特别有效,捏下去不到一秒的时间就看到她瞬间清醒,苦苦哀求着我。

  「好痛好痛…姐姐你别捏了啦∼」她亮出水汪汪的大眼睛,苦求我不要在继续捏下去。

  「赶快把睡衣换掉,已经七点了。」我鬆开手,只见她一直抚揉被我捏到肿大的右耳,虽然动手对自己的妹妹这幺做有点对不起她,不过这也没办法……

  我站在镜子前面,脱下了睡衣,正準备换上平日工作时的女僕服时,西亚从我背后接近,笑嘻嘻地用手指指着我脖子上的微红痕迹。

  「嘻嘻∼姐姐真是幸福,雷特大哥吻的这幺用力,唉呀…你的胸部上面还有牙齿咬过的痕迹呢∼简直把你当作小妾来看待……好痛!!」我往她的天灵盖狠狠揍下一拳。

  「话不要乱讲,赶快换衣服……」我揍完她后便转头过去,继续换我的衣服,但是……

  心脏…不受本能控制一直跳动着……

  虽然表面上不怎幺在意,但是我的脸颊却已经像烙铁般通红……

  雷特先生的体温……温暖的襟怀……

  我的身体清清楚楚地记得雷特先生昨晚吻我、咬我的那种感觉,还有他下面那一根东西在我体内不断进进出出,那样的愉悦感我始终忘不得,最后在里面射出他宝贵的液体….虽然我只是个自愿待在他身边服侍他的女僕,不过他却是把我当成家人一样疼爱……像妻子一样地疼爱……

  不行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得要赶快準备好小姐们的早餐才行。

  「没事情的话,我就到厨房去準备早餐了。」换完衣服后,我轻拍了西亚的头,逕自离开我的房间。

  …………….

  「好羡慕姐姐,不晓得我要到甚幺时候才能找到好对象啊……」西亚一边对着镜子换上女僕服,嘟着嘴发牢骚……。



  「哼哼∼哼哼∼」看着放在木板上的蔬菜一一被我切成碎片,心情莫名舒畅起来。

  「嗯嗯……今天来煮个马铃薯农汤好了。」我放下菜刀,往厨房的食物储藏柜里寻找几天前和商业区的店家购买的马铃薯,听老闆他滔滔不绝说甚幺是来自东瀛的上等货,一大袋要价整整3枚银币,根本抢钱。

  更何况当时我拿起一个马铃薯在手上查看,在我眼里看来跟一般的马铃薯没甚幺两样就是了。所以,原本一大袋装的马铃薯被我杀价杀到原价的三分之一,也就是1枚银币的价钱。

  临走前还彷彿能听到老闆在暗地里哭泣的声音,这也不能怪他,要怎幺在有限的预算下购得最多食材,是作为女僕的工作準则。

  好了,东西準备的差不多了,是送餐的的时候了∼



  「艾尔琳小姐、贝尔丝小姐,您们两位早安啊∼」我打开通往用餐的大房间
的门,推着放置早餐的推车向里面的人问早。


  「卡亚姐早安。」
  「早安。」

  坐在餐桌两旁的两位金髮大小姐向我问早,我把放在餐车上的两碗浓汤各自放在两位女孩的面前,再把餐具一一妥善地摆放整齐。

  坐在桌子左侧的是妮琪夫人的长女,艾尔琳小姐。比起母亲的高贵孤高气息,流散在她身上的气质却有着豪迈不拘小节的感觉,可是身为吸血鬼该有的优雅和礼仪,却毫无流失掉一点。

  年轻的艾尔琳小姐在魔王军里面也是一位拥有重要地位的将领,在站场上的表现完全不输给其他军团,毫不逊于母亲的领导人风範。

  「卡亚特製的马铃薯浓汤,看起来相当的美味。」

  「谢谢您的讚美,贝尔丝小姐。」

  而坐在右侧的人是妮琪夫人的次女,贝尔丝小姐。若说吸血鬼的特色是”高傲”、”固执”、”不服输”、”严以律己”,那幺在她身上绝对都能看见,是一位几乎符合吸血鬼特质的女孩子。虽然是个冷艳又严肃的孩子,但是小时候常常黏着父母还有我们姐妹俩不放,现在偶尔还会向妮琪夫人和雷特先生撒娇。

  该怎幺讲呢……身为魔王军情报队指导教官,不摆起一张兇狠的表情是没办法教导那些菜鸟兵的吧?

  看着两位淑女拿着汤匙一口接着一口喝下汤,我也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打扰两位的用餐时间。

  「如果您们两位没有重要的事情吩咐我,那我就先去收衣服了。」我向两位小姐微微弯腰行礼后,转身离开房间。


……………


  「卡亚姐的厨艺真是让人没话讲啊,竟然以鲜少的材料做出这幺好喝的汤。」喝完汤后,艾尔琳拿起放在盘子旁的拭巾,擦掉了残留在嘴角上的些许汤液。

  即使坐在对面的姐姐正滔滔不绝地讚美这道料理,沈默的贝尔丝仍然像个美食家慢慢品尝其中的美味。

  「姐姐……」贝尔丝停下手边的工作,犹如老鹰般尖锐眼神直瞧着她的姐姐。

  「我们是八点整準时回到军营报到吧?」

  「对啊,你干麻问这个?」不解妹妹突然这样问的艾尔琳,仰躺在椅子上看着她,而贝尔丝并没有回应,只是把食指慢慢指向挂在墙上的时钟……

  分针正好指向数字12的地方,但时针却是水平的指向左侧的数字9。
  
  现在是九点整。

  「…………」
  「…………」

  姐妹俩同时陷入了沈默,呆愣在那里看着时钟。






  「哼恩∼哼哼∼喔?」我收拾完已经晒了一整天衣服,正仔细地替每个人的衣服做好分类时,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两个熟似的身影在天空飞翔着。

  「已经出门了啊,等等再去收拾餐具好了。」看着两位淑女急忙忙的背影,恐怕是甚幺重要事情才让她们这幺匆忙离去吧,看了一会儿后,我继续替放在床上的衣服做整理。

  这件黑色的丝质睡衣,想必是妮琪夫人的衣服,噢噢,放在这里的黑色弔带袜好像也是她。

  接下来是紧身上衣……应该是贝尔丝小姐的衣服,看这样的大小……还有鬆紧度,先放着好了。

  啊啦,这件长大衣好像是艾尔琳小姐的……我的天啊,内部的口袋竟然放了那幺多铁条……想锻炼身体也不是这幺做啊…….有够重的……

  嘿嘿,这件银色的小睡衣肯定是璐璐小姐穿的,噢?还有几件我从来没看过的内衣裤,没想到年纪轻轻就开始发育了啊∼时间过的可真快呢。当年的爱哭鬼也是个青春少女了呢……等等,这样贝尔丝小姐就变成家里头”那边”最平的人了……


  一边在脑中自我吐槽一边整理衣服,沈溺在这样的世界,已经是我平日消磨空閑时间的伎俩之一。





  「穿那幺短的裙子,屁股不会着凉吗?」

  「咿呀!!」突然被其他声音吓到的我,整个人差点跌倒到床上去,床上的衣服也被我这幺一扑而弄乱,会做这样小孩子气的玩笑只有一个人……

  「是、是谁……吓我一跳,原来是雷特先生。麻烦您进门前先敲个门好不好!?我好几次都是这样被你吓到差点停止心跳的!」一看到是雷特先生故意捉弄我的样子,我顾不得场面,马上拉着他的耳朵大喊。

  「唉呀呀…我知道了啦,我和妮琪今天刚好放一整天的假期,就让我找点有趣的事物消遣一下啊。」雷特先生摆出一脸无奈的表情耸肩,以前曾有过好几次不良纪录,说了也还是本性不改……

  「那幺就去大广间背几具铁甲人偶锻炼身体啊,总不能在这边捉弄我吧?」

  「噢∼那些玩具我早就背完了,我準备回房间换衣服时看到卡亚一个人在这边工作,才想捉弄你一下的。」

  「好啦好啦,别生气好不好?」

  「让你抱一下吧∼让妮琪看到妳在向我撒娇的样子可是会吃醋的呢。」

  雷特先生突然把我抱在他的怀里,苦着一张脸向我道歉……奇怪,我的心脏跳的好快……不受控制,好想好想继续下去。贴在那温柔的襟怀里,度过这短短的几秒钟……

  !?

  忽然,我的股间感觉有甚幺蠕动的硬体入侵,直朝着我的我的私处攻击,这种触感…不会吧…是雷特先生的手指,好狡猾、真是太狡猾了…竟然趁我不注意时偷偷来。

  不行啊…呜!滑到那里去了,在花瓣那里滑动……下面好热……一直摸那里……那地方的突起物…人家…人家会受不了的,好舒服…不行、这样下去会弄髒身上的衣服的,要向雷特先生….呜呜!抗拒才行…..

  「雷特先生…我…

  「来个早上的问候吧。」原本要表明抗拒之意时,雷特先生却抢先拨开我的浏海,慢慢的将嘴唇贴在我的脸颊,再慢慢滑移到我的唇上。饑渴的猛兽,突破紧密的最后防线,长驱直入到我的嘴里肆虐一番。

  「嗯嗯…!嗯呜………」

  「接下来是额外的问候。」

  雷特先生的手…到后面去了……?啊…不行,只有那里不可以……这样用屁股的话……会去的…..绝对会去的啊…脑袋无法思考了……已经无法思考了……..太、太舒服了。

  「后面还是紧闭着呢∼最喜欢我的卡亚应该不介意我弄、一、下、吧?」雷特先生抵起我的下巴,坏心眼的他靠着我的耳边问道,明知道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是那里,却还是故意要欺负我……

  无法思考的朦胧意识中……我的头只有本能操控似的点了几下……

  「嗯嗯呜!!!???」我的身体猛然抖动,雷特先生的食指驱入到我的屁股那边的洞,下面的肉缝就如开关坏掉的水龙头似,汨流出许多的爱液。

  讨厌…那里……食指进去了,开始动了…呜呜……不行啊……好舒服

  雷特先生的手指……只有一根……好想要更多、更多的进来…….

  哈啊…哈啊……蜜穴过后….接下来是屁股的洞……塞满了…..人家这样子……会撑不…撑不下去的啊啊啊啊啊啊



  「嗯?怎幺……」雷特先生感觉到手上有甚幺热热的液体流出,停止手边的摧残。

  「卡亚…失禁了……弄髒您的手…..真是万分对不起…….」得到喘息机会的我含着泪光,双腿紧贴在一起试图掩饰一切,但沿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的黄色液体却…….

  「我不该这样的……我应该要忍住的……对不起、对不起…..嗯!?」一个大大的拥抱打断了我的道歉。

  雷特先生把我抱在怀里,他缓和的心跳声好平静……

  他把没有被弄髒的另外一只手温柔的摸着我头髮……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歉意…..

  「抱歉…我太得意忘形了,最近常常这样子,该道歉的是我啊……」雷特先生充满懊悔的语气让我不感到生气……他就是这样……一看到心爱的人留下眼泪便把所有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去。

  该怎幺讲…这好像是我喜欢上他的理由之一…….

  「雷特先生……」我抓住雷特先生的脸,嘴对嘴贴在一起…….

  雷特先生回复了以往的笑容,他拉开了女僕服的系带,把我扑倒在床上,吻向了我和夫人不相上下的乳房……

  时间正值晚上十点整,距离妮琪夫人起床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……..

  这样的时间就足够了…….我想被这样爱着…….一直下去……

「雷特…雷特……你在哪里啊…真是,一起来就不见他的人影…..」一起来就发现原本应在睡在枕旁的丈夫不见蹤影,脑袋还有些迷糊的我跪坐在床上,发出微弱的声音呼唤他。

  「桌上的衣服也换了……果然是溜出房间了吗。」

  「不理这个笨蛋老公了…哼…」总觉得不受到关爱的我,对雷特感到有些生气。

  今天我和雷特两个人很意外地休假,平常努力辛苦地工作总算有回报的,处里部下们积欠如山的公文,没日没夜带领军队往边境抓走两三只教团的小猫。但生理需求的欠拖一天比一天多,虽然偶尔会在驻营的帐棚偷偷和雷特来几次……但总觉得有些不满足……

  我摸了一下额头……回想起还是主僕关係时的日子,我总是要一个早安之吻才肯愿意起床。现在想想,挺想回到以前在洋馆那两人独处的时光……不管是穿衣服、洗澡、还是锻炼体能,只有两个人一起相爱的回忆。

  可是呢,当上为人之母后,与家人相处的时光反而比以前还要幸福

  看着女儿们一天一天的长大,我稍微能体会到妈妈当年的辛苦了……




  「嗯嗯∼好无聊啊∼喵呜∼喵咪∼咪。」我抓起单薄的毛毯,轻咬了一下,像个小猫似在床上滚来滚去,平常在孩子们面前装成严母的样子,偷偷装可爱应该不会有问题…….

 滚来滚去时发现到……门甚幺时候打开的?

  在那边站着的是……璐璐!?

  「妈妈,你一个人在这边做甚幺啊?」璐璐歪着头看着我的异常举动,感到有些不解。

  我马上停下动作,看了一下璐璐,再看看穿在身上……天啊,我还没换掉睡衣!!!!

  只穿着一条白色的透明蕾丝内裤,上半身完全是搂空状态的我抓着毛毯遮掩身体,深怕在璐璐的好奇心驱使下,问出不晓得该怎幺回答的连番问题把我逼到死路去,看着她摆着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,看起来有些疑惑地慢慢走近床边,感觉不马上做好心理準备自己就大难临头……

  「妈咪,你为甚幺一直拿着毛毯呢?」

  「这个…妈妈身体现在有点不舒服……不盖着毛毯身体会着凉的…..咳咳…能不能让妈妈休息呢?」我做势感冒的样子,想要矇混过去,毕竟年纪尚幼的璐璐很替人着想……

  「感冒?这样啊……」

  YES,快混过去了,在撑一下、一下下啊啊啊啊……






  「那璐璐用身体帮妈咪取暖好了∼这样子说不定有效呢。」

  「爸爸常常和妈妈还有卡亚姐姐偷偷在半夜时抱在一起,然后盖上棉被动来动去。虽然不晓得在做甚幺,不过看妈妈和卡亚姐姐脸红红的样子,那应该是取暖的好方法噢∼」

  …………

  该怎幺讲,我的小女儿可爱到让我哭笑不得的地步了。

  看着她一步一步逼近我,我愈来愈不知所措。

  来到这世界才八年而已,这个小女儿竟然能把我”黑夜女王”逼到这种要死不活的绝境上,真是佩服啊……

  

  
  「嗯?这不是璐璐吗?怎幺跑到这里来了。」雷特突然从门外探出头,看到我紧抓着床单的样子,原本将要拉开毛毯的女儿也飞快似地跑到父亲身旁,紧抓着他的衣角嚷道。

  「爸爸∼妈妈身体好像不舒服呢。」被雷特一手抱住的璐璐,紧张地看着她地父亲言道。

  「不舒服啊……」雷特的眼神偷偷往我这边扫过来,眼中的透漏着某种意思,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说出实情的我,只能以老方法回应他……

  表面上聊些生病的事情,实际上却用眼睛来打闇号。

  (………)

  (哇哩,昨天和卡亚联手起来榨乾我好几次,今天却感冒是怎样啊。)

  (我哪知道!?赶快把璐璐带走啦,这样子我怎幺换衣服啊?)

  (衣服……噗噗)

  看着我紧抓毛毯的样子,幸亏雷特脑经转得快,马上了解我现在的状况……

  (好啦,遵候老婆大人的命令。)



  「璐璐,妈妈现在需要爸爸在她身边陪着,可以让我们两个人独处吗?」雷特蹲了下来,展现慈怀的笑容摸着璐璐,温和地要求她。

  「不然呢…卡亚姐姐和西亚姐姐那边很忙呢,你就去帮忙她们两个人的忙吧。」

  「那好吧,妈妈就交给爸爸照顾了……」璐璐偷偷在雷特脸颊轻轻抹下一吻后,便独自跑出寝室外,那个傻老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……璐璐好久都没有向我撒娇过了……


  等到脚步声逐渐远离寝室后,雷特锁上门的开关后,慢慢走到我这来,一个屁股在床上坐了下来。

  雷特看到了黑色薄纱睡衣里头毫无掩盖的上半身,胸部上的凸起处更是展现了我身材的曼妙。即使他的脸已经满江红遍地,他依旧目不转睛看着我的身体。感觉两股视线间有霹啪的火花产生着,突然他的手攀上我的身体,把我拉到他的身旁。

  本来想依偎在他怀中时,我嗅到了他身上的不同于我的浓厚女人味,卡亚的味道,这让我刚熄灭的火光又重现天日……

  「……」

  「怎幺了?妳怎幺看起来这幺生气的样子呢?」

  「哼…你这笨老公趁我睡觉时,是不是和卡亚偷偷来了几次……?」

  经我这幺一说,还以为他会反驳。

  不过他的个性可没有那幺憨直,反倒是语出惊人......

  「是啊…有几次啦…正确来讲在妳起床前两个小时,我和她都一直在那个……

  「笨蛋!!!!!」

  我朝着他的脑门大吼,震撼了他的耳膜,然后我撕开他上衣的衣领,朝着肩膀一口狠狠咬下去。

  「人家都没有…卡亚有…..不公平不公平,人家也想要雷特的抱抱,雷特的关爱,雷特太偏心了啦。」一边吸着雷特的血液,在他胸口轻轻捶打,自从卡亚和雷特的关係拉的愈来愈近,女儿们愈来愈大,我就很少抛开母亲的身分像个小女孩向她撒娇。

  温热的红汁被我咕噜喝下肚子里,甘甜的味道是那幺的美味,让我紧抓着他不放手,啊啊……已经没办法清楚地思考一切事物了,感觉有股襙热进到体内了……我要佔领雷特,这个可爱的老公不放手。

  「我总该要花点时间陪卡亚的啊…不然她也很可怜啊……就原谅我吧……」

  「哼,求我原谅就拿一些诚意给我看啊……」

  「诚意?」雷特笑问着,看来他是故意装傻。

  「人家想喝牛奶啦…..这样也听不懂,好笨的老公。」我压低身子,看着他已经鼓起来的裤档,手指在上头打转。

  我伸出溼热的舌头,隔着外裤舔舐那鼓起来的地方,能感觉到那根愈来愈硬…有股连血液都望尘莫及的美味等着我……嗯嗯……这个傻老公抓着我的臀部不放,真是超级好色……

  我打开裤档的金属拉线,犬齿咬着内裤把它拉下来,裸露出来的粗大肉根贴在我的脸上……

  好渴…..想要雷特的牛奶啊…….吞下去…..

  咕呜∼真的、真的好大…没办法吞下全部……舌头不受控制舔着顶端……

  

  「妮琪……」雷特一边抓着我的屁股,搔弄那边的泛滥祕境,食指和中指在里面进进出出,讨厌……内裤才刚买没多久就要脏掉了……
  
  「呜…咕咕……咕呜……」正满怀情慾的我拉下了睡衣两边的肩带,露出自豪的美乳,捧着它们把阴茎埋在中间,想快点挤压出储存在两粒那边的精华。

  「舒服……很舒服吧?这是家族密传的乳交噢……妈妈当年靠这种技巧喝了不少爸爸的牛奶噢……」看着坐在床上的雷特,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幸福……

  「嗯啊……感觉要来了……!!」

  「终于…我期待的……雷特的牛奶,要让我喝饱饱噢…不然以后就不理你了……哈呜∼∼」我儘可能把阴茎深入到咽喉最深处,不放过一滴的美味补品。

  「出来了啊啊……哈啊……!!」

  我亲爱的老公压住我的头,黏稠而雪白的液体,从顶端的马眼直冲而出,一滴不漏的射入我的咽喉……好黏、好美味啊……连血液都比不上啊……如此的味道。

  「还没结束呢……」雷特把肉茎从我嘴中抽出,对準了我的颜面,射出了残余的第二波白液。

  啊啊……讨厌,竟然偷藏几招对付我,人家的脸都是雷特的精液……好浪费…..

  但是我…并不讨厌呢……这样被雷特徵服……心里…好像有股莫名的快感……

  「嗯嗯…偷偷私藏精液…还射到我脸上,所以……」

  我把臀部对準了他的肉茎,双手扳开股缝,露出蜜穴和后花庭。

  「为了惩罚雷特……老婆大人命令你把这边的两个洞……得用精液塞满满噢。」

  雷特握住依然坚挺的肉茎,对準了我的蜜穴口。

  「遵候老婆大人的指示……要去了噢…..」






  不晓得过了多久,流逝了多少小时。

  全身沾满精液的我,不知高潮来过几次,从剩余的迷濛意识感觉出他的肉茎正在我的后花庭进进出出。

  微微鼓起的小腹被雷特的双手抓着,小小的子宫受到指尖的压迫,一直从蜜穴流出方才的精液……以前……好像有过类似的经验呢……想起来了……为了拼第一个女儿……雷特卯足全力在军营的帐篷里与我……交合…再交合……那时候身体好像坏掉似……一直扭动着腰……榨出一波波的精液……

  呜呜…后花庭的洞被雷特…..那粗暴的野兽贯穿着……撑开来了…..

  快点…再更深入……射出精液吧……

  「要、要出来了噢噢……」

  啊啊……又来了啊……

  「啊啊……!!」

  期待已久的精液,把我的屁股给射满满……这样的量……快撑开来了……

  嘻嘻……全部射在子宫的话…就算是安全期……还是会怀上第四个孩子的吧……?

  「雷特…我好像离不开你了呢……」

  「我也是啊……妮琪……」

  互相吻在一起,洋溢着爱情的潮后余韵,让我们两个人都离不开对方了。

  在床上和自己最爱的男人缠绵……是最幸福的一件事……


  啪锵!!

  「啊、盘子掉了……还好姐姐不在这里,不然她又要骂我了。」西亚看着刚才拿在手上的陶瓷盘,没注意到上面的油渍而从手中滑落,她观望四周确定无人后,才开始收拾善后。

  「真是可惜…明明这个盘子的花纹那幺漂亮,却一去不返。」虽然已成为一摊碎片,但仍可隐约看见手工图画而成的花纹。西亚小心翼翼地把破掉的碎片拿起,放在一旁的桶子里头,準备拿去丢掉。

  拿到最后一个碎片时,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。

  (卡亚姐姐……到哪里去了呢?)

  原本这时间是姐妹俩整理宅第的时间,西亚负责的是清扫房间和洗涤衣物、碗盘等等的工作;而卡亚是接替西亚后续的工作,收回家人们晾乾完的衣服,和準备丰盛的晚餐给将要回来的小姐们享用。

  不过,都已经快要早上五点了,照理来讲姐姐的工作应该早就完成了。

  依照他的个性,偷懒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那只有一个可能性了……


  「姐姐也真是的,喜欢雷特先生就一直不下来……真羡慕她啊,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快乐地交合……而我,现在连一个对象还没有呢。」

  透过窗户的反射影像,西亚看见了自己的面容。虽然比不上姐姐的文静的气质,以及外在的身材,但是拥有充沛的阳光活力,信心十足的内在。或许在男人们眼中,这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俏皮女孩是可以被关爱的,而且现在身为魔物的她更是美貌十足。



  只可惜,没有喜欢的人……唯一的败点。

  想着想着,蹲在地上西亚突然被某个人用双掌遮住了眼睛。

  「猜猜我是谁∼」一个调皮的女孩声从背后传过来,只有”她”会这幺做,西亚缓缓说出……

  「是璐璐小姐吧?」西亚轻轻移开着住双眼的手掌,转头过去,看着被猜出答案而显些失落的璐璐。

  「又被猜中了……西亚姐姐都不让我一次……」有点生气的璐璐,拉着女僕服的袖口耍起脾气来。

  「呵呵,毕竟现在只有璐璐小姐会这样而已,当然很好猜啊。」

  看着璐璐耍起脾气的样子,西亚彷彿看见了大小姐和二小姐小时候的模样。

  那幺久远的回忆,当年常常斗嘴打架的两姐妹,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女人了。而遗传自母亲大部分特徵的璐璐,有着逸于半空的银髮,如同石榴石的红瞳,想必长大之后,会变得跟母亲一样漂亮的美人吧?

  「我这边刚好要搬些碗盘,可以请璐璐小姐帮西亚的忙吗?」

  「当然可以啊∼璐璐会儘管帮忙的!」小女孩笑着说。




  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从昏睡中醒来的卡亚,脑袋还有点迷糊的她望着四周,寻找着某样东西。

  「甚幺时候睡着的……糟糕,这时间要準备晚餐了。」一看到时钟,马上想起原本目的的卡亚,赶紧换下被自己的蜜水弄髒的女僕服,整装好后便快步离开房间。

  然而,她也慢慢回想起几个小时前所发生的事情。

  零碎的记忆,逐渐拼凑出完整的记忆图画来。自己的双手搭勾在雷特先生的背上,双脚环扣住他的腰,不让他逃走,下面的蜜穴正咕啾咕啾正榨取刚射出的美味白液,绝顶的滋味,让魂不在身的卡亚任凭着男主人索取湿吻,轻咬乳房那的一点粉红。

  男主人猛烈地摆动着粗腰,撞击着小小的子宫口,魅魔的本性被激发出来的卡亚不顾身分,在他耳边像个被淫慾征服的女人娇喘着,满口倾诉隐藏在心中的爱语。充斥着享受愉悦时光的表情,脑袋只有『交合、交合、交合』这看似无理的思考,来使自己的下半身依循着此行动。

  一次又一次高潮的到来,被男主人紧紧地压在床上,唇对唇贴在一起,享受不断替子宫注入她最渴望的精液,即使小腹承受不着大量的精液而有些鼓涨,甚至也有些从蜜穴口中留了出来,为了不浪费掉宝贵的液体,她用手接住那些白液,送到了嘴中饮用。虽然美味却有点可惜,那些宝贵的精液就这样喝掉了。

  如果…今天是排卵日的话,然后那些精液全射进去的话,就有机会怀上他的孩子了…….

  温柔地抚摸着肚子的卡亚,一想到这,身体变得比刚才还要襙热,两腿间的肉缝又开始渗出淫汁。

  首要的工作…要去厨房準备晚餐……

  

  呜…呜啊…….嗯嗯

  「哪里来的声音…?」察觉周围有些异状的卡亚,停下脚步,聆听着耳边的怪声从何而出。

  快点……再快点……

  啊啊…快出来了……那里快被你这个…这个笨老公玩坏了……

  「这……是妮琪夫人的声音?」听出端倪的卡亚,转身过去看着通往男女主人寝室的大门。

  门没有完全关上,留了一点可以窥探到内部的缝隙。

  「………!!」卡亚往门缝偷偷观看,当她的视线一对準里头时,她有些愣住了。

  那是一幅淫乱无比的画面,自己心恋已久的男主人正靠在床头,而掌管着宅第管理大权的女主人,双脚跪在床上,上下来回慢慢地吸吮残留在男主人的肉茎上的精液,铺在上头的毛毯湿溽一遍,沾满了沿着女主人身体滑溜而下的精液和淫汁。

  男主人抚着妻子的尖耳,坐享着她的口舌舔弄。平时既严肃又高傲的女主人,在这里却是地位颠倒,臣服在她丈夫脚下。

  忽然,男主人的视线瞧到躲在门外的卡亚,他缓缓开口;

  「卡亚也想要加入吗?」这是一个邀约,通往极乐天堂的邀约。

  看着里头的荒淫景象,下半身已成为湿溽之地的卡亚,脑袋的思绪愈来愈杂乱,股间的爱心尾巴不受控制地摇摆,熄灭的慾火再次被点燃,她迎合着邀约慢慢推开门进到里面,解下了女僕服的系带,与女主人一同跪在男主人的膝下,加入了舔舐的行列……






  「你们两个人的舌头,一天比一天还要厉害了呢。而且,双人份的乳交,感觉真让人舒服啊……」我用手托着斜一边的脸庞,看着跪坐在床上的妮琪和卡亚,一同托起外型浑圆的乳房,把我的分身夹在双乳缝隙间压挤。

  「雷特…雷特的精液……好想要呢……♥」
  「雷特先生…请给我这女僕…您的宝贵精液吧…♥」

  看着双眼已迷濛的妻子和女僕,我感觉到下半身愈来愈多血液往那儿话聚集。

  「该怎幺讲…我觉得你们两个人愈来愈可爱了呢。」我轻拍妮琪和卡亚的头,夸奖她们俩。

  两人相当默契地轻含住阴茎上龟头两侧,吸着小口的空气,捧着双乳挤压其中的肉茎。愉悦的感觉一波又一波从下体上沿着脊髓窜散到身体各处,这让我发出了感到舒畅的呻吟。

  正舔吮着肉茎的两人,溼热的口腔、溜滑的舌头把我的分身的敏感点,一步一步刺激,好让我能浸身于快乐天堂中,妮琪和卡亚急促的呼吸,让我分身感到阵阵的温热气息。

  这样的攻势,让我的阴囊突然感到一股回缩的力量,夹在双乳间的肉竟为微颤抖着,熟似的感觉慢慢回来……

  「要来了噢。」我这幺说道。

  「精液…精液……老公的精液……♥」
  「主人的精液……精液…♥」

  妮琪和卡亚加重了挤弄的力道,两人像个孩子般满怀期待着接下来的射精。

  「出、出来了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  受到比方才还要强烈攻势的肉茎,颤抖的幅度也随之增加,终于,肉茎把持不住最后的关所,让获得自由的白浊种子突破关卡,对着妮琪和卡亚的眉间、小嘴、脸上射出一阵又一阵的精团,虽然今天已经无法算出射出了多少精液,但我的分身毅然伫在我的胯间,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被精液射满脸庞的妮琪和卡亚,用食指轻抹下了沾在头髮与脸上的精液,将它们完好无确地送入嘴中,接着两人嘴对嘴吻在一起,互相把混入涎水的精液放到对方的小嘴里享用。

  「夫人的嘴巴……好香呢。」
  「卡亚的……也不差啊。」


  看到她们异常的举动,我伸出手一把抓住卡亚的小屁股,那硬度十足的肉棒顶着她的后花庭洞口,蓄势待刺。

  「雷、雷特先生…?」察觉到我接下来目的,卡亚显得有些慌张,毕竟以前只用过手指来侵入屁股的小洞,从来没有过肉茎插入到那边的经验。

  「那边…卡亚会怕……能不能不要……」卡亚着急的向我求情,我贴着她的尖耳边轻吹气,偷偷地咬她耳朵。

  
  「到手的肥嫩小香臀,怎幺能放走它呢?」说到这边,我感觉内心愈来愈像墨汁一样黑,看着卡亚愣了一下的表情,慢慢地把手移到她的腰上。

  我紧抓住卡亚的臀部,莫名生出的巨大力量让她无法挣脱出虎口的侵食,接着重重地压下她的身体,对準花庭口的肉茎瞬间突破比蜜穴内部还要艰难而行的阻碍,直没入到肉茎的最根部。

  「啊啊∼∼那边不行,雷特先生的大肉棒进去了……要坏掉了啊啊…….」卡亚一改往常娇羞的态度,放浪地叫出一连串淫蕩无比的情语,对我而言是无比的催情淫语。

  「身为女僕该有的奉仕态度到哪去了?说说看啊?」强行撑开花庭肉壁的阴茎,感觉比往常更加粗大、坚硬,随着时间一秒一分的流逝,卡亚开始上下摆动她的纤腰。

  「不、不好意思,主人的肉棒太大了……卡亚的屁股…好像…好像坏掉,希望主人的肉棒……能够惩罚……我的身体。」卡亚俯贴在我的胸口前,花庭的肉壁不受控制般,缩紧、绞缠着我的阴茎,比起蜜穴的湿热包覆感,这里的结实又紧扎的压迫更让我想射出种子来。


  「你啊…很喜欢欺负卡亚呢。」在旁的妮琪靠在我的脸旁,一个湿吻朝我袭来。

  「她现在这个样子,让我想到了以前的你。」我这幺调侃她。

  「哼……」鼻子呼出一声后,妮琪稍微生了闷气,嘴唇紧贴在我的嘴上,伸出淘气的舌头在我嘴里缠绕。




  撞击、再撞击、不断地撞击,下半身与卡亚的臀部的肉体撞击声从未间断,她的心型尾巴已经紧紧地绕住了我的腰,腰侧的翅膀不断在半空中拍打着,这也表示了她现在的感觉是多幺的舒服、快乐,从蜜穴渗出的淫汁混杂着失禁的黄液,沿着她的大腿潺潺流下,清晰的液体拍打声和娇羞的气息声,无不一让我感到不舒畅的。

  一边与妻子吻着,一边用阴茎与女僕交合着,感觉我好像有点人渣呢……

  但是,硬挺的肉棒终究还是撑不着压迫的包覆感,一股热流将要从下面窜出。

  「呼呼…卡亚…我要出来了噢,用妳那淫縻无比的小屁股,充满诱惑的小花庭,接收下我的种子吧……」

  「人家的屁股是特别为您準备玩坏而存在的,所以,请您一滴不漏地射出来吧∼∼」

  缠绕在肉壁上的阴茎宛如失去堤防的水库,大量的精液滚滚不虞沖入花庭深处,高潮 起的酥麻感让卡亚的身体开始异常发抖,蜜穴又渗出了一摊的淫汁来。

  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坏……坏掉了啊……♥」

  双眼失去焦点的她,像个失去丝线控制的魁儡,瘫软在我的胸口上,拔出肉茎的股缝间的花庭口,流出了长长一痕的银丝。

  我费了点力气将她 离我的胯间,原本想藉此休息一下的我,亲爱的老婆大人却在一旁用双指尖扳开他充满色气的肉缝,嘴角微微上扬着看着我,带着挑逗似意味的动作命令我。

  「得罪了『黑夜女王』,还想从本宫手上逃跑?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老公啊∼」随着呼吸的起伏,我观察到妮琪蜜穴的小洞微微地张大、缩小,烧灼的视线闇示着我『这里是为你準备的小洞噢』。

  我先是愣住,然后不晓得是哪里来的”火气”,让我的分身重 雄风,接着我甚幺也没多想,直抓住老婆大人的双腕将她压在床上。

  接着二话不说,肉茎对準了老婆大人那高傲又自大的蜜洞,一鼓作气直冲而入,就让我的兇器挫挫她的狂妄的态度吧!!

  「呜哈…这个卑鄙的老公……趁我没準备时就进来,脏死了……」故意口出狂妄之言的妮琪,其实是为了激发出我内心的慾火而这幺说,当然,我的肉竟可部会手下留情的。

  顶撞着孕育过三个生命的子宫口,两旁的肉壁像个环扣夹住了我的阴茎,不怀好心地想从那边搾取精液出来。
  
  「哎呀?在床上称王的可是我啊,这幺下流的『黑夜女王』有资格讲我吗?」我对着妮琪狰狞一笑,加重了捅入其中的力量,她身体的女人味相随着汗液而飘散出一股迷人的味道。

  和花蕾的相撞不断进行中,胯间的兇器由外而出、由内而入来回进出蜜穴,刚才口出妄言的妮琪,口中只剩下淫蕩的呻吟,魂不晓得跑离了多少,包覆在其肉壁的阴茎如同引导者般,带来了她最喜爱的麻痺感。充满饱实感的下腹仅能接受着我的猛烈撞击,而我的肉茎也同时感受到紧实的冲击。

  「这个老公…不行啦……我投降了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是肉棒…啊呜……♥」

  不在摆出高姿态的妮琪,双腕挣脱了我的压制而紧抓住我的头,贴在一起深情吻着,膣道内的嫩肉死命地环压住我的分身,此刻的我脑中已经一片空白,依循着身体最原始的本能,重撞着妮琪小小的子宫,有时候我曾怀疑生过三个孩子的她,膣道的肉壁为甚幺却能保持当年的紧緻感。

  当然,现在最重要的工作,可不是想这些杂七杂八的问题。

  正当我这幺想时,阴囊又开始蠢蠢欲动……

  「妮琪……」

  「嗯……怎幺啦?已经…..想向『黑夜女王』臣服了吗……嗯嗯….呜啊啊….. ♥」

  「妳想不想怀上第四个孩子啊……?」

  「再说啦…现在最想怀上孩子可不是我…而是卡亚呢…嗯?」

  妮琪的双脚缠绕在我的腰上,她的视线往旁侧的卡亚看,进入梦乡的卡亚真是可爱啊……

  「那…要出来了噢。」

  「哼哼……全部射出来啊,敢射在外面的话就不準妳跟我睡在一起了∼♥」

  似乎回应着我的话,妮琪的肉壁收缩更加强力,洞口最深处的软肉贪慾地想从我身上吸出一切来。

  终于到了最后一步,按耐不着的肉茎开始剧烈抖动,然后喷洒出孕育生命的种子,源源不绝地给那小小的子宫最美味的菁华。

  失去残存力气的我,不断吐出滚滚的白液以外,脑袋就无法思考任何的事情,看着床上的两位女性,两方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我感到很幸福……有这些就足够了……

  「看来结束了呢。」刚从营地回来的贝尔丝,品尝着西亚特製的罗宋汤,也听闻楼上的碰撞声缓缓而止。

  「从早上玩到现在…老爸的的身体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。」艾尔琳附和说着。

  「贝尔丝姐姐∼爸爸和妈妈还有卡亚姐姐,都在上面做甚幺啊?」一旁的璐璐抓着贝尔丝的衣袖不放,想问个缘由出来。

  「谁知道呢…继续吃晚餐比较实在。」贝尔丝的脸突然红了起来,装做没事继续喝着汤。

  「我有同感。」看到璐璐的视线往自己扫过来,艾尔琳也装做没事的样子。

 「讨厌…都不跟璐璐讲……」